电影《八佰》最好的战争电影总是“荒诞”的

虽然抨击抗日神剧已经好多年,但现在打开电视尤其是许多地方台,还是能看到不少令人瞠目结舌的抗战题材影视作品,还在延续“将鬼子弱智化、小丑化”的愚蠢而虚假的思路,很大程度上依然在误导当下观众对战争的认知。从这个角度来说,管虎的《八佰》意义非凡,以写实法刻碑立传,替代了电影中方记者最终损毁的记录影像,将那些英雄通过光影变成永恒。
上海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英勇事迹值得被铭记、被颂扬,电影《八佰》也将国产战争片拔高到全新水准,注定闪耀中国电影史。本片有着动物标本般的真实质感:不仅重建了整个四行仓库、挖出了苏州河、重现了租界的繁华场景,也不仅是战争场面火爆、战争过程的激烈,最具有真实质感的,当是电影中的角色。
请输入图片描述
管虎非常聪明地选用了一个“引子视角”:电影开场以湖北调来的安保队为引子,带领观众进入战局。这帮人近乎“乌合之众”,毫无战斗力,意志薄弱,是典型的被时代洪流裹挟的可怜懦弱人。导演引领观众紧随这些逃兵的视角进入仓库,进而用相当成熟复杂的长镜头调度来逐步展现整个仓库防御体系。逃兵视角主要有端午、小湖北、老算盘、羊拐等几个角色,性格刻画非常鲜明,同时映衬出一众爱国将士的英勇刚强,这种对比法不新鲜,却简单好用,能最快地让观众浸入剧情。
这种“引子视角”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观众和逃兵视角合二为一,深切体会端午等人软弱、逃跑、愤慨乃至于之后奋起的蜕变轨迹。我们关于抗战题材的影视剧,多的是表现“人从坏变好”,但“人从懦弱变坚强”则很少见,让许多观众天真地以为,当时的战士一个个都是视死如归的、一个个都是舍生取义的——现实不可能如此,《八佰》的可贵之处就是尊重了“人性”,在家国存亡之际,照样有许多人没有那种崇高的觉悟,活下去最重要,为国捐躯?省省吧——张译饰演的老算盘就是典型。
请输入图片描述
老算盘这个人物的处理很出人意料,观众都以为这个角色会在某个节点上发生重要转变,从一个自私自利的懦夫变成一个真正的战士,至少会帮助士兵抗战,没想到导演处理得很果断很彻底,让这个角色“一路走到黑”,他继续做了逃兵,只是逃脱后看着地狱般的对岸,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这个角色很特别,承载了导演“针砭国民性”的诉求,这一点下文再详述。
《八佰》当然是一部歌颂英雄的电影,也是一部展露战争状态下多种人性状态的电影,不仅仅是热血和催泪那么简单,还有一种非常“冷”的东西在电影里,这份冷,是本片区别于其他同类战争片的独特所在。作为战争片,《八佰》有着多重的意味:是战争,也是一场秀,这场秀不仅是做给租界的西方国家看的,也是做给麻木不仁的民众看的。从战略意义上来说,这场战争改变不了战局,上海沦陷已经无法避免,四百多位壮士奉命坚守,也有了浓厚的象征意义:重点不是胜败,是精神上的鼓励与刺激。
最让人感慨的,是本片中存在一系列的“观看行为”:一边是灯红酒绿的天堂,一边是断壁残垣的地狱,天堂那边的人,日夜观看对岸惨烈的战斗,而仓库中的战士,也着迷观看对岸的繁花似锦。四行仓库,可以说是一个戏台,整场战斗,无比接近于一场露天大武戏;而租界对于仓库战士,也是一座戏台,尤其是端午这种乡下人,简直震惊于此——注意片中许多的转场镜头,都是用黑幕的形式实现场景变换,这也更加增强了“戏”的意味,一个个场景,是一幕幕折子。
管虎将这种荒诞不羁的意味加以着重渲染,让观众摇摆在两种震撼中:真实与残酷的震撼,荒唐与悲愤的震撼。在惨烈悲壮、震撼人心的故事中,将这种“观看”的娱乐感、荒诞感拍出来很需要勇气,稍有不慎就有娱乐化战争之嫌,这是另一种“残忍”,只不过这种“残忍”是具有明显的药理作用的:管虎有一肚子话想告诉观众,对观众有着非常澎湃的期望。强烈的观感刺激让观众陷入痴狂的共情状态,在这种时机予以针砭,也可谓妙招。
和四行仓库的战斗相并置的,是在租界河边的那个京剧班子,他们在台上表演各种武生戏,下面的观众拍手叫好——端午牺牲后,小湖北看着戏台的武生戏幻想端午成了赵子龙,扶大厦于将倾(匡扶汉室的明显内涵)——这一段幻想很奇妙,打破了虚幻与现实、古代与当下、英雄与戏子的界限,那个京剧班子可以说是民众娱乐心态的集中代表。观看的人也在被看,被看的还在看别人,现实看着虚构,虚构也回看现实,种种观看关系,构成这部电影内在复杂的情感逻辑线。
种种观看,以及观看行为本身蕴含的讽刺性,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鲁迅在《药》描写的“看客”——“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鲁迅惯常写中国民众麻木不仁的观看,很契合本片的语境。
在本片中,租界那边的民众自然不乏同仇敌忾的,从普通民众到黑帮势力等三教九流都展现出了强烈的、质朴的爱国情怀,但也不少抱着“看戏”的态度去观看的,甚至在此中趁乱发国难财的。越到后面部分,越能强烈地感觉到本片的野心,探讨的已经超越战争,而是民族性格的范畴。管虎想在战争片里并置英雄与懦夫、爱国与麻木、愤慨与冷漠。这场战役打给岸边的民众看,管虎将这一幕幕匪夷所思的荒诞画面呈现给和平年代里影院的观众看,都是一种针砭,一种警示,一种反思。
《八佰》刺激观众,但不煽动观众。管虎的爱国主义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他的野心不仅仅是拍一部“好看”的战争片,而是拍一部“能引起民族反思”的战争片。片中的那匹白马,象征性再明显不过,就好比是《老炮儿》里的那只鸵鸟,有着鲜明的精神指向。白马寓意着最坚韧而崇高的民族精神,也寓意着和平,这匹白马代表着导演浓厚的反战情结,片中也展现了日本年轻士兵懦弱恐惧的人性一面(当然相比较电影中表现日军残忍的部分,这一情节的表现力是刻意收敛的),这种反战的姿态在国产片中难能可贵,令人想起《罗曼蒂克消亡史》。相比于宣扬仇恨,这类站在人类和平的高度去反思战争的电影更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其实好的历史战争片的标准很简单,场面不用说,内在历史观、价值观方面,要能尊重史实,要能尊重人性。但就这两个标准,国内绝大多数战争片也达不到。好莱坞经典的战争大片都有一个共性:人的状态是真实的状态,喜怒哀乐,恐惧懦弱,七情六欲都会得到展现。不像许多国产战争片,故意回避一些消极但真实的刻画,将某个英雄作为一个集体的象征来表达,人物真实度非常缺乏说服力。
《八佰》在人物塑造上真正突破了国产战争片的窠臼,逃兵的形象群(羊拐、端午、小湖北、老铁、老算盘)非常真实,切入角度非常好,这几个角色性格各异,代表着“非英雄非壮士”的最普通的群体,像端午、小湖北发生了彻底的蜕变,老铁、羊拐这两个“老兵油子”也找到了战斗的真实动力,最后让老算盘继续做逃兵——一幅真实的底层抗战画卷描摹得相当具体生动。
这部电影没有谁是绝对的主角,是标准的群像式影片,除了仓库里的战士,对岸各行各业的普通民众也是一个整体意义上的重要角色,此外还有第三组群像,便是西方媒体与各国战争观察员,第四组群像,则是侵华日军。这四组群像构成了电影里的四种立场,尤其是普通民众和西方媒体的加入,让这场战争的寓意变得复杂起来,观众看到的不仅仅是爱国英雄主义的部分,还有“英雄是如何被消费、被毁灭”的深层次主题。
对这部电影来说,“不宣扬仇恨,但决不忘记历史”不再是简单的一句口号。
四行仓库的战斗是悲壮的,也是荒诞的,许多热血的情节虽然很催泪,但在悲壮之中,总会渗透出一些荒诞意味出来。像端午和老铁要逃跑,在河中发现日军夜袭,大声通报,被岸边的百姓称为英雄。同样,在日军用铁甲防护突击仓库时,官兵抱着手榴弹一个个跳下去同归于尽,还有高潮的护旗情节,悲壮惨烈到极致,甚至会有一种难言的、悲哀的荒诞,战争的残酷,让生命变得真如蝼蚁。
这种荒诞感,是对战争最激愤地控诉,放眼中外影史,优秀的战争片极多,但能表现出荒诞感的却凤毛麟角——荒诞感是超越善恶立场的,是超越事件的、是站在人类命运的高度去反思的,毫无疑问,《八佰》触及到了这一伟大境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qkmd.com/2648.html
-- 展开阅读全文 --
电影《唐人街探案3》在线免费观看(DVD/完整版)【1080P高清】国语资源下载
« 上一篇 08-19
《八佰》不同的人生经历,一样的感动人心。
下一篇 » 08-19

发表评论